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08-08 05:22:36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逍遙仙俠記
  4. 第二章 有意思的大陸有意思的曆史

第二章 有意思的大陸有意思的曆史

更新于:2018-03-18 21:03:14 字數:4460

  大廳内的慕容夫婦起身出門迎接辰歌。十年未歸的辰歌正與一衆奴仆說說笑笑,對老管家李凡調侃了一句:“李老爺子,您這精神頭還真是一如以往啊,不知道您是否又納了哪位美女為妾啊?”李凡縷着白花花的胡子哈哈笑道:“少爺還真是會說笑,老頭子都快成一把黃土了,那還有風花雪月的興趣呢。”李凡話音剛落,隻聽得一聲清脆音響起:“辰兒!”辰歌回頭看見一身紫衣,黑發如瀑,相貌如花似月的美女婉月夫人,辰歌看着自己想念依舊的母親神情有些茫然,随即便是滿面喜悅,小跑着到婉月面前,重重的施了一禮說:“娘,孩兒回來了。”婉月把面前比自己都高出一頭的小夥攔在懷裡激動的落淚道:“娘都想死你了!”辰歌眼睛裡淚光閃現輕聲道:“孩兒也想娘親。”擁抱了好一會,身旁的慕容烈裝作不悅的道:“你這小子,就一點也不想爹?”辰歌翻了一個大白眼,無奈道:“親爹,咱不是就一天沒見麼?”說起來,這十年辰歌都是在慕容烈眼皮底下滾打至今的。

  宴會,轟轟烈烈的開始了。

  身材魁梧的慕容烈坐在矮桌前,身後一副巨大的龍虎嘯騰圖,更承托出慕容烈的霸氣。慕容烈舉起桌上一杯上佳的玉瓊露高興的說道:“諸位親友,為了我家辰兒學有小成歸來,幹一杯。”說罷,頭一仰,一杯熱辣辣的烈酒一飲而盡,坐在下方左右的慕容府人也都紛紛舉杯沖着辰歌恭賀。辰歌有些不太适應這種太過熱鬧的場面,好在婉月陪坐在一起,在娘親的指點下,辰歌也到不顯得那麼慌張,同樣對同族長者一一還禮。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一群人開始聊起了天,但話題隻有一個,那就是辰歌這十年到底學的怎麼樣。慕容烈依靠着座椅,聲音洪亮道:“學得怎麼樣?那不是說的明白的,來,辰兒!給咱助助興,露兩手!”辰歌起身,走到宴席場地中間向父親抱拳施禮道:“是!”随後又補了句讓族人很意外的問話:“父親!隻是不知道孩兒演示那個招式才好呢?”衆族人一頓喧嘩,其中不免有不服慕容烈的噓唏聲,慕容烈品了口烈酒,悠悠道:“那就拳法——龍虎霸王拳第九重第一式吧。”此言一出又是引得人群一陣騷動,慕容府人都知道龍虎霸王拳雖僅僅隻是慕容世家最為常用的健體術,一般人都隻用來強健體魄,要是說用這套拳法傷人制敵那可是很少很少的,畢竟這是最平常不過的武學。但是将這拳法修煉之九重頂峰那效果可就不可小窺了。可數百年來慕容世家裡真正修煉這套拳法到達九重的人那是絕無僅有的,慕容烈此言一出便如平地一聲雷在人群裡炸開了,慕容烈的嘴角揚起一絲滿意的微笑。

  場中央,慕容辰歌雙手握拳,腳踏弓步,運氣提神,體内的真氣急促的在身内的各個脈穴中流淌,一絲絲金色真氣蔓延全身宛如金人,辰歌怒目圓睜暴喝一聲:“龍威虎震!”辰歌猛然收拳随即又向前方打出拳,腳下也如影随形變化着步法,左臂和右臂上一邊如同盤踞着威風凜冽的金龍一邊奔騰着霸氣凜凜的猛虎,一連十幾拳,拳拳在空氣中産生震耳的音爆聲,看得周圍族人又驚又喜,驚的是第一次看得這麼霸道的龍虎拳法,喜的是這樣一來五國會武又多了幾分勝算。未幾,辰歌收拳停步,納氣養息。又向慕容烈施禮:“父親,孩兒打完了。”慕容烈站起身來,嗓門頗大的說:“諸位,看道了麼?這就是我的兒子,慕容辰歌的實力!”台下響起連綿不斷的掌聲,一旁的婉月夫人也鼓着手,眼神裡皆是驚奇,心裡道:“這孩子,長大了許多。”人群中有一男子面帶喜色心裡卻驚恐萬分,鼓掌聲顯得有些慌亂,好在人多倒也沒聽出有什麼異樣,這人悄悄的轉身離開大廳,走至慕容府口對前來詢問的門人随意說:“喝了太多酒,有些醉意有些困意,我先辭去免得一會掃了大家的興緻。”說罷,便立即扳鞍上镫,雙腿一夾馬腹,朝着西城揚塵而去。慕容府口的門人贊歎道:“好酒量。”

  廳内,依舊是酒香撲鼻,語音如潮。慕容辰歌盤腿而坐,品着烈酒,詢問慕容烈:“父親,您倒是說說這五國會武究竟是什麼呀?一直以來您隻告訴我是五個國家武學佼佼者的競技大會,孩兒現在也長大了,也知道這如果隻是個競技,那麼您也不必從小對我酒如此的嚴厲。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麼。”慕容烈面帶幾分醉意,精神卻甚是盎然,道:“也到了你該知曉的時候了。這五國會武其實真正的意義就是五國之間的戰争,赢得一方将獲得其他敗國的貢禮。五國會武每十年舉行一次,每個國家都會派選幾名年輕優秀的選手參加,可是年齡卻不得超過二十。正因為這個年齡規定才從小就開始對你進行訓練,所以辰兒,一年後的五國會武你代表的不僅僅是我慕容世家,更是整個軒軒帝國。”辰歌遲鈍了下,轉而問:“為什麼五國要怎麼幹呢,發動戰争不是可以獲得的更多麼?”慕容烈微微一笑,說:“這裡面有些曆史,故事太長,就讓你娘親說給你聽,婉兒,給咱兒子講講那段神一般的傳說。”坐在辰歌左側的婉月輕輕對着辰歌娓娓道來。(漣漪插話:鑒于那段曆史太長,咱成熟性感的婉月夫人又是一曆史盲,所以漣漪我親自給親們講述下那段黑色的曆史)。

  至上古神魔時代結束,莽古大陸上出現了五個各自為政的國家,說起來這五個國家也有些搞笑,據說幾百年前建國時候所取國名都與上古三皇五帝有着莫大的關系。盤踞莽古大陸東方的國家因崇尚黃帝而取國名軒轅,帝王姓氏則為姬。西方的是崇尚蚩尤的九黎,帝王姓氏為屠。割據北方的是崇尚伏羲的太昊,帝王姓氏是風。占據南方的是崇尚神農氏的浩然,帝王姓氏是國。位于中原的是崇尚女娲的天賜,帝王姓氏為南,特别提一下,天賜國是女性執政,所以國王位居女王之下。其實真正說起來,這五個國家或許和三皇五帝連一毛錢的關系都沒有,隻是當初為了建國統一民心打出的天大的幌子,畢竟三皇五帝對莽古大陸的人來說那也是一個神話了,不過政治本來就是要講究手法的,過程無所謂,結果才是王道嘛。

  五國會武呢,則起源于五國初建,刀劍相向的亂世。當時五國剛立,各個國家的君主都為了擴充占據領地不間斷的發動戰争,民不聊生,萬物混沌,這戰争竟持續了近百年。這時世上有一位靈台頓開,武學境界接近神人的修行者——玄一道人。他實在是看不下去這百年争紛,血流成河,怨靈沖天的亂世。在某個月黑風高殺人夜,玄一禦劍當空,置身一人闖入各個首領的房帳,所到之處猶如無人之境,輕而易舉将五個還在夢鄉或者正在風花雪月的首領擒獲。第二天,在浩蕩五軍中審判五君,當然一開始,五個軍團的将領就難得的放下恩怨統一的氣勢洶洶的向玄一叫嚣着,玄一在五軍中央看到厮殺百年的敵人竟然在一夜間如此統一的向自己挑戰,笑着沖着面前五個被定了身子的五君說:“果然,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然後轉身環視一周三丈之外的五軍指着身後的五君傲然道:“百年争紛,死傷無數,怨靈沖天,萬物混沌。這一切的起因都是這幾個人私欲而起,你們這群魍魉之輩,不僅不覺的愧疚,卻更加嗜血成性,吾今天替天行道,就還天下一個太平!”語畢,玄一動用心法,身上湛藍色的真氣流竄而出,手中豁然祭出一柄三尺長劍,口中大喝一聲:“破天!”頓然天地變色,黑雲舞動,玄一身形瞬間飛至當空,眼睛微閉,一手持劍,一手結印,黑雲霎時間電閃雷鳴,放眼望去這萬裡之内皆是如此,伴随着還有無數怨靈的哀哭嚎叫聲,甚是栗人。玄一猛然睜眼兩道金光從雙眼中射出,手中舉起的長劍猛的指向地面,一聲大喝:“滅——!”萬道金雷奔騰沖向五軍,過往之處皆灰飛湮滅,連血都被蒸發的不剩一滴更不要說屍骨了。好久,驚天之勢才慢慢平息,驚奇的是那五國君主卻還毫發無損的活着,不過已經被吓得魂不附體。玄一這彈指間就讓五軍浩浩蕩蕩的幾十萬軍隊蕩然無存,這般能力這般電影級的畫面帶給五君的沖擊力那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看到效果居然超出了自己預料的玄一,也有些飄飄然,帥氣的縷縷稍稍有些淩亂的發絲意氣風發的沖着無限淩亂的五君面帶慈悲的微笑說:“寶貝們,還想再打麼?知道自己做錯沒有?”五君整齊劃一的先集體搖頭又集體點頭。玄一很高興的說:“恩,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們還是好孩子的。”聽到玄一這麼祥和的說話,五君稍稍的找到了幾縷紛飛的魂魄,緊接着這好不容易回來的魂魄又夭折了,“不過,你們幾個罪魁禍首不殺你們難洩天怒,殺你們也确實有些可惜,本人不喜歡搞什麼政治。我給你們一條活路,你們要麼走要麼死!死的會很難看的!嘿嘿嘿。”五君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激動的說:“您說,我們一定照辦!”玄一悠然說:“好好好,态度不錯。我要你們做的是——休戰。永久的休戰!好好的治理國家。澤福天下,讓天下人過上國泰民安的好日子。爾等能做到麼?”五君在這個命懸一線的時候當然能。當然玄一也不傻,空口無憑,人心難測嘛,玄一詭秘的微微一笑從懷裡拿出類似古玉的一塊黑不溜秋的石頭,說:“本人人品爆發在澤南之丘覓到這塊神物‘真言石’,你等把你們的手摸着這塊石頭上把誓言說一遍再以自己的血滴在上面,如此一來你等若違背誓言,必将天譴。我呢,也能安心,不必再理會你等畜生!”五君盡管被罵的狗血淋頭,卻也欣然接受,畢竟能活下去,挨罵算什麼,至少沒受皮肉之苦。五人摸着真言石齊聲道:“我生生死死答應神人,決不發動戰争,必将好生治理國家,惠澤天下,若有違背,必得天譴,不得好死!”

  又是個百年,那段過往終成曆史,雖然帝王之後都記得确确實實發生過這麼一件事,因為玄一道人此刻早已銷聲匿迹不知去向,是生是死都很難說。自然而然還是有不法分子蠢蠢欲動的,就比如好戰的西方九黎,這麼久沒真刀真槍的幹過仗,第三代君主屠城,終于熱血激情的要發動戰争,也就在他下達戰令的同一刻,晴天霹靂的一道雷光把他給帶走了,好在他兒子這時已經八歲了要不然真就絕種了。這件事發生後各國又安分起來,老老實實的治理自己的國家。可是人心是個禍害,貪婪就是禍根,在某一年的某天,五國君主在天賜國舉行五國會談商量着怎麼能不發動戰争又能讓他國主動獻出土地,金錢和美女。商量來商量去,就商量出個‘五國會武’的議案。簡單的說就是五個國家每十年随機在某國舉行武鬥大會,參賽選手分别是各個國家推選出來的佼佼者,不過年齡不可超出二十,這也是為了限制選手實力,要不然哪位天下無敵的高手不知道什麼時候不高興了,來個濫殺無辜,連個能制止的裁判都沒有。萬一再把君主殺了,這不又要天下大亂了,說白了就是這幾個君主為自己的生命保障加了道安全門。每國最多出賽選手是五個,比賽模式有團隊賽和擂台賽。積分最多的國家勝出,且隻有一個國家或者一個聯盟勝出,失敗方向勝利者割地賠款送美女。總之就是赢就赢得盆滿缽滿,輸就輸得一敗塗地。擔心會有人賴賬麼?五國為了預防這樣的情況發生早就做了預案:賴賬的國家不僅會遭到他國的絕交當然聯盟也将瓦解反目成仇,他國也會派出高手無限刺殺,反正你要是發動戰争老天就幫我做了你,你要是也派出刺客我也不怕,畢竟我好幾個國家都刺殺你,你自己一己之力還能逆天不成?扯句沒用的,聯盟是個慎重的事情,絕不會出現4聯盟,3聯盟很少很少除非是弱爆了。當然更多的時候是沒有聯盟的,畢竟曆史曾留給各個國家的怨恨和傷痕不是美女和土地就能驅散的,那是在心中紮根的仇恨。

  婉月夫人,斷斷續續的将曆史講完,聽的入神的辰歌,眼神一眯道:“真有意思,這戰我必去!”(漣漪飾演一回溫柔美麗的婉月妹子,親們可是喜歡?嘿嘿。)

http://m.juhua627632.cn|http://wap.juhua627632.cn|http://www.juhua627632.cn||http://juhua627632.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