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裡,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緻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08-08 09:02:04
  1. 愛閱小說
  2. 曆史
  3. 逍遙戰歌
  4. 第二章 景城郡風聲鶴唳,員外府危機四伏

第二章 景城郡風聲鶴唳,員外府危機四伏

更新于:2018-03-17 17:14:36 字數:3426

  這回輪到古珏驚訝了,他甚至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毛病。看到古珏有些驚恐的表情,婦人帶着疑惑又确認了一遍:“是元祐五年沒有錯,哪裡不對嗎?”“我曆史不好你别逗我,元祐五年都應該是北宋後期了吧,”古珏愣了幾秒鐘,也不顧一邊的婦人,嘴裡嘀咕着就走出了門口:“我的天......”

  這種感覺真的讓人難以置信,尤其是對古珏這種對穿越劇毫無興趣的人來說,“我怎麼到了北宋?那我到底是死了還是沒死,難道每個人死了之後都會穿越?”古珏正在低頭嘀咕的時候一聲大喝打斷了他:“喂,你是什麼人?”

  古珏擡頭一看,門口站着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一身相對較幹淨的布衫,頭發绾齊,手裡提着一個荷葉包,正瞪着自己。古珏還沒回過神,剛剛追出的婦人便對着男人說道:“你回來了啊,快進來,這個小夥子是剛來的客人!”婦人把古珏想找點吃的的事情和男人說了一遍,“哦,那正好,我剛從城裡回來買了點下酒菜,來咱一起喝點!”拉着古珏的手就往屋裡走。

  進屋以後男人叫婦人拿了兩雙筷子,把自己平日省下的酒拿了出來,邊打開荷葉包邊說道:“今天進城去賣點果子,順道買了一隻烤鵝,說起來你也真是幸運,我這家裡可都有幾日沒見葷腥了,哈哈哈。對了小夥子,敢問尊姓大名,何方人士啊?”

  古珏見旁邊的小男孩眼睛不停地往烤鵝上瞟,一陣心酸,撕下一隻鵝腿遞給了小男孩,小男孩眼睛略過一絲神采,接過鵝腿跑去旁邊吃了。“唉,”古珏心裡歎了口氣,“我叫古珏,是外地人,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怎麼到這裡的。”現在他已經有點開始接受現實了,不管在哪裡活着,都比死了強。

  “我叫王五,以前家裡比較殷實,小時還讀過幾年書,字得富,後來家境就漸漸不行了。看你的模樣應該也是讀書人吧,有字沒?”王五呷了一口烈酒,這酒平日沒有菜時還真舍不得喝。

  酒量十分差勁的古珏也象征性地抿了一口,好像并沒有現代的酒辣,不過還是嗆的直咧嘴。“我?字逍遙吧!人生在哪都是過,都得過得逍遙!”這王五酒量也并不似十分的好,幾口酒下肚便有幾分微醺:“對,逍遙小兄弟,我和你說,活着就要逍遙,有多少銀子也不如老婆孩子還有咱倆手裡的小酒!你猜我今天進城看見什麼了?”

  見這王五都和自己稱兄道弟了,古珏覺得他是真有點喝蒙了,就沒把王五的話放在心上,随口問了一句:“看見什麼了?”王五四下看了看,又讓婦人把門關上,才把頭湊近古風悄聲說道:“最近世道不太平啊!今天我進城去賣果子,就在城裡最大一家酒樓門前,往日酒樓生意好得很,我這果子也賣得好價錢,誰知今天那酒樓生意竟然慘淡的很!而且後來還來了好多官兵把酒樓直接就查封了!聽人家說呀,是前線和遼國打了敗仗,好像還要征兵呢!”

  王五這番話聽得古珏這個郁悶,穿越也就罷了,還穿越到了戰亂頻繁的北宋末年,最要命的是北宋滅亡了自己怎麼辦。“王叔我正要去城裡,不知道哪裡地名叫什麼?”“我們這個村叫做長福村,歸景城郡管轄,都是滄州的地界,今天我就是去景城郡賣果子,不過我勸你還是不要去景城郡了,趕緊回家吧。”

  “回家?我倒是想回家!”古珏心裡自嘲一番,“王叔我去景城郡确實有事,還得麻煩您給我指路。”不太平歸不太平,景城郡怎麼說也要比這長福村要好,古珏可不想一輩子待在這長福村。見古珏執意要去,王五也沒有強留:“既然你非要去,我也不好攔着你,這樣吧,今晚你在這裡住下,明早我送你一程。”

  第二天一早古珏醒來,王五正在院子裡喂牛,婦人已經把做好的幹糧裝進了一個布口袋了,“你醒了啊,這家裡實在是沒啥東西,就給你帶些幹糧路上充饑吧。”王五把古珏送到村口:“沿着這條大路一路往南就到了景城郡了,到了那裡辦完事回來還來我這裡,咱倆喝點!”“恩!多謝王叔!”

  低頭看了看腳上的舊布鞋,古珏無耐地一笑,畢竟自己的膠鞋在他們看來有點太奇怪了,不過王五這一家人确實很好,作為他到北宋認識的第一個朋友,還是讓他很滿意的。現在唯一讓他不爽的是從這裡到不知道多遠的景城郡完全要靠這雙腳!好在天氣不是很熱,還勉強可以接受,“就當是鍛煉身體了。”古珏安慰自己。一路走來餓了就吃一塊婦人給帶的馍馍,古珏都佩服自己這角色轉變的也太快了,而且更讓他意外的是,裝馍馍的布口袋裡竟然有十個銅錢,應該是婦人給自己的盤纏。

  快到中午天氣開始熱了起來,看前方不遠處有一個小棚子,旁邊挑出一面旗子上邊寫了個“茶”字,古珏不覺有些口幹舌燥,決定在這裡喝口茶歇一會。

  看到古珏走過來,小二連忙迎了上來:“客官您坐下歇會吧,來碗茶?”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古珏找個位子坐了下來:“服務員,你們這茶水怎麼賣的?”發現小二一臉茫然地看着自己,古珏暗暗罵了句娘:“店小二,你們的茶多少錢一碗?”小二馬上換上笑臉道:“客官,咱的好茶兩文錢随便喝!”“好嘞,先給我來一大碗!”

  茶水很快上來了,古珏端起一大碗一飲而盡,“爽!”拿起壺要倒第二碗時聽見旁邊桌兩個人正在低頭議論——“看來這回這戰事真要擴大啊,官府開始對富商下手了,聽說已經拿關家開刀了。不過那畢竟是富人的事,我最關心的還是我那城裡的侄子,可千萬别被抓了壯丁。”“那趕緊接出來不就成了?”“哎呦你是不知道啊,現在這景城郡是隻許進不許出啊!”這時小二趕緊過來以“勿談國事”打斷了二人的議論。

  “看了這景城郡還真是不怎麼太平。”古珏心想。

  付過茶錢古珏拎起口袋繼續趕路,不過剛才打聽過了剩下的路程已不多。剛過中午一座雄偉的城門就出現在了古珏面前,正是“橫亘震四海,綿延禦千軍。巍峨景城郡,俯首顧流雲”。古珏加快腳步,城門口經過一番盤問之後順利進了景城郡。

  進城之後的景象卻讓古珏始料不及,沒有一點大郡該有的繁榮場面,還算寬闊的石闆路上行人稀少,好多店鋪都關了門,偶爾有一小隊當兵的騎着馬不顧行人呼嘯而過。摸摸口袋裡剩下的八文錢,古珏心裡算計着:“中午飯還有一個馍馍可以解決,這眼看都下午了,得趕緊找個住的地方,然後再找個工作,要不非得餓死不行。”

  沿着主路一直走,古珏第一次真正感受了又餓又累是什麼感覺,太陽越來越低,腳步也越來越沉,大的酒樓大都生意慘淡不招工,小商小販又招不起工,“看來今晚真的要露宿街頭了。诶,那是......”看見前邊一個大宅子門邊圍了一群人,古珏三步并作兩步走上前去,原來是一張告示,旁邊一個人念到:“因前線戰事吃緊,百姓生活不易,關員外宅心仁厚,決定招府内雜役等十名,皆有賞金,特此告知。”

  古珏心裡一動:“管他雜役不雜役呢,有吃有喝有賞錢,好賴先幹着,總比睡大街強。”撕下告示便叩門。開門的是個仆人模樣的,見古珏手裡拿着告示,說了句“跟我來”回頭便走。進了門古珏發現剛才的門應該是個偏門,而他們走的地方比較亂,院子裡的人有砍柴的有擔水的,應該是雜役區。古珏正邊走邊左右張望時,前邊帶路的人說話了:“待會見到範管家時機靈點,有例銀的話就奉上去,以後會輕松不少。”“恩。”古珏應了應,也沒太當回事,畢竟一個管家而已。

  二人穿過雜役區,進了一座月亮門,景色與剛才截然相反,假山流水,石子小路,亭台長廊,鳥語花香,正是員外府的花園,而他們二人的目的地正是長廊盡頭樹蔭中一座十分幹淨精緻的房子。通報之後二人走進房中,屋裡布置大氣,雕梁畫棟,大堂正中一副虎嘯山居圖,下邊一張紅木太師椅,椅子上靠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這家夥不會是那個範管家吧,怎麼這副尊容。”古珏心裡嘀咕着。

  帶路的仆人上前試探着說道:“見過管家,這人是來當雜役的,小的帶來請您做主。”聞言範管家依舊閉目養神,許久才說道:“例銀多少。”那仆人一聽有戲,趕緊對古珏道:“帶例銀沒,快拿出來,範管家這是點頭了!”看着古珏一臉茫然,仆人悄聲道:“你不會真不懂吧,帶銀子沒,給範管家!”古珏也猜到是這個意思,他可真沒受過人欺負,不過人在屋檐下,這口氣他忍了。“給。”古珏拿出口袋裡的八文錢。

  看見隻有八文,仆人還沒來得及阻止古珏,聽到有錢的範管家斜眼看到古珏手裡的八個銅錢,臉色驟變。

  “這下糟了!”仆人倒吸了口涼氣。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http://m.juhua627632.cn|http://wap.juhua627632.cn|http://www.juhua627632.cn||http://juhua627632.cn